科科

混乱邪恶

双向思念·等你回家

湾妹视角,隐苏中,OOC,误掐

 

  双向思念 ·「等你回家」 



 ——  她的想法



 王嘉龙不会明白她反抗『王耀』的真正原因,而乖宝宝王濠镜就更不会懂了,他们离开太久了,无法与老师心意相通。
 即使他们所象征着的那片土地与老师紧密相连,但因行政权的分离导致了的『贺瑞斯·柯克兰』和『奥斯塔吉奥·里贝罗』看作为「民/国」的老师时也会像个陌生人。

 原本她也应是如此的。但脱离本田,与老师一同作为作为那段时间中名为家人的契约将她与老师紧紧相连直至今天,是的即便世人用“共和国”称呼他,『王耀』与『王君梅』之间仍被“民/国”这道链条紧紧缠绕,她逃不开,他亦然。


 被迫退出联/合/国的那一天,是王君梅在分离后第一次与他见面,他看起来身体好些了,甚至有些接近记忆中还作为「清」全盛时的他,但又截然不同。
 安德烈·布拉金斯基站在不远处用意味深长的目光注视着他们俩,那双深红色的眸子让王君梅打心里不舒服。

 “梅梅,跟我回家。”共和国说。
 他的眸子深处也凝结着和那个苏联人一样浓稠的深红色,这个王耀不是老师。

 “离开家的从来都不是我。”她说完挺起胸膛,越过他,越过布拉金斯基,越过琼斯毫不留恋的走出会场。

 事隔经年,如今她家人中的一部分渴望着让她作为「台/湾」自主自立,而另一部分仍对「民/国」的统一抱有期望,这两部分势力每日都在为达成自己的愿望或明或暗的较力对呛,『王君梅』不会对他们任何一方的看法产生质疑,她爱他们中的每一个。


 但在深夜时刻王君梅还时常回忆起作为「民/国」的老师迎接她回家的那一天,刚下飞机的她想起自己身上还穿着本田给的和服,这让她紧张的差点忘了如何用国语说话。 而老师毫不忌讳这些,用还带着伤的臂膀拥抱了哭的一塌糊涂的她,温柔的说着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那个她熟悉老师,现在在『王耀』的身体里,她能感觉到他,但又找不到他。 
 不过,王君梅亦不担心,她手中握着回家的钥匙。 
 她不会忘的,她不会放弃,布拉金斯基的幽灵总有一天会烟消云散。
 那时候真正的老师就会回到她身边,等到那时『王耀』和『王君梅』会永远在一起。

·fin·


++++++++++++++
安德烈是自设苏联的名字。

全名是:安德烈·米哈伊洛维奇·布拉金斯基

 

还自设澳门的名字和作为殖/民/地时期的名字,
自设了湾妹的名字


  我也不知道为何在圈子淡了这么久后才做大死写了这个- -,提前说明以下内容都不是我自己本人看法,大概是我当年翻墙stk了位湾家深蓝湾耀湾作者的博客深沉的被她的看法震惊了,我至今忘不了,我看见那妹子说中华民国统一万岁!时。。我内心的微妙的感觉,不过就我而言只是打开了耀湾还能这么玩儿的新大门。时隔多年试着模仿揣摩她的想法写了这篇。
 当然仅仅是湾妹视角的,耀哥视角肯定又是另外一回事了,等有机会写。


评论 ( 43 )
热度 ( 7 )
 

© 科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