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科

混乱邪恶

[吸血鬼骑士]零优·结局之后

零未恢复记忆设定。

OOC    旧文备份

1

 [旅程仿佛永无止尽,但他仍要走下去。]

这一天旅行者到了一个小城,婆娑树影,楼阁错落,高矮明暗,好似中世纪的西欧小城的风范,但又不失活力的现代店铺林立在道路两旁,两种气息交叉糅合最后融为一体,这让站在大街上的旅行者恍惚感觉回到了故乡,但回头他又发现自己仍在异乡。

最后,旅行者按照习惯的那样走进了路旁的一个酒吧里歇脚,因为酒吧里是消息交换流通的最佳场所,按照往常经验即使只是坐上一会儿也会有所收获。

很快旅行者发现自己错了,原本喧喧嚷嚷的酒吧,在他踏入酒吧的那一刻,所有人都停止了交谈,人们之前无论是在饮酒,还是再打牌,亦或者只是打诨的人们都停下了手中的事情,看着他,安静的仿佛和上一刻是两个世界。

 “请给我一杯淡红葡萄酒。”旅行者意识到了气氛的改变,但不管理智如何的叫嚣,他还是面目平静的走到了吧台前。

昏黄的灯光下头发花白留着小胡子的酒保把酒杯放到他眼前,然后抬着下巴用淡漠的眼神看着他。

事实上现在旅行者正被视线包围着,带刺的,冷酷的,平静的,每个人的视线都略不同,但那些意味不明的目光实实在在戳刺着他。

这让他很不自在,他不知道自己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踏入了野兽的领地。

如果旅行者能够读心的话,耳中所听到的想必就是以下这些吧。

 ‘他闻起来很美味!’

 ‘配上伏特加~~’

 “再加点柠檬水……”

如此看来最新研制的血液锭剂,虽然口味上有所提升,但仍满足不了吸血鬼们对人类温热鲜血的渴望。

突然间,旅行者发现酒吧里的气氛再一次诡异起来,所有人的视线都看向了门口,几乎是下一刻门被推开了,来人是个留着一头清爽短发的年轻女孩。

接下来他看到了令他更加困惑的一幕,所有人,无论酒保,待应生还是顾客,全部都起身对着女孩屈身行礼,也许是被感染吧,也许只是本着入乡随俗少些麻烦,旅行者也一并起身对着女孩鞠躬。 

 “劳埃德,和往常一样的草莓芭菲,拜托了。”棕头发的少女仿佛对周围人的举动习以为常,她毫不在意的坐到吧台前面用欢快的语气对酒保说。

没有人会在酒吧点芭菲的,甚至旅行者在此之前都从没有将这二者联系到一起。

那位看起来傲慢的酒保此时此刻笑眯眯的说:“如您所愿。”

旅行者打量着那个女孩,一头蓬松的棕发服帖的垂在耳侧,没有倾城之姿,容貌只能说是清秀,但她周身却散发着一股无法言说的气质。

直到听到一声轻咳,旅行者抬头。

 “您有什么问题吗?”女孩正微笑着用棕红色的眼瞳看着他,这是旅行者在这间酒吧里得到的唯一善意的目光。

 “不,没什么。”他这才如梦初醒,回以歉意的目光,他不该这样盯着一个陌生女性。 

 “您是来旅行的吗?”女孩问,她的善意让旅行者放松了许多,他笑着反问:“何以见得?”女孩也笑了。

 “您的口音可不像本地人呢,以及要知道这儿地方其实不大。”她轻快说,这时候酒保恭敬的将豪华的草莓芭菲放在少女面前,她低声道谢。

 “我只是寻找归乡的路。”旅行者曾经也有几次被问起同样的问题,他都是顺着话题说自己是游客,但这次他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说了旅行的真实目的。

 “原来如此,不过,异乡人,如果您要找消息可来错了地方。”少女挖了一小冰激凌放入嘴里,露出满足的表情,然后又笑了:“我的伙伴们不大爱和陌生人打交道呢。”

旅行者这才再次注意到店里的其他顾客,他们的脸上都带着气馁的表情,很显然一直在注意着他们的对话。 

他很想问女孩,他们为何对你鞠躬行礼,但只觉得喉咙干燥,什么也说不出来。

最后他说:“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又是一个极度失礼,逾越的举动,旅行者已经有点自暴自弃了。

 “优姬,我叫优姬。”女孩倒是没半点迟疑爽快地告诉了他。

 “优姬....”旅行者喃喃的念着这个名字,再次开口:“恕我再一次的冒昧,您的名字如何写呢?”

少女真的找来了纸笔工整的写下了自己的名字,旅行者看完后叹了口气:“原以为是幸(yuki),看来是我年纪大了,耳朵不好使了。” 

 “为何您会这样想呢?”女孩眨眨眼好奇地问道。

 “在我的家乡,名字里包含着父母们对孩子的期望,而幸(YUKI)便是幸福的意思。”

 “我看起来不幸福吗?”女孩问。

 “不,小姐。”旅行者迟疑了一下说:“但是,小姐,您笑的样子看起来非常悲伤。”

听闻,女孩不禁又笑了出来。

 “感谢您的话,异乡人,那么我也给您一个忠告吧,如果找住处的话,就到教会去吧,还有请尽快离开这里吧。”

2

等锥生零来到酒吧的时候,除了悠闲地坐在吧台旁的玖兰优姬,这里已经空无一人,连酒保也不知踪影。

 “以玩弄人心为乐,不愧为纯血种呢。”银发的少年,不,应该说是青年用锐利如剃刀一般的眼神看着失踪了约有一月的少女。

 “猎人先生,明明不愿意与我·这·种·东·西【吸血鬼】为伍,但为什么又总跟着我不放呢。”少女背对着他用略微苦恼的语气说。

自玖兰枢躺入棺柩沉睡后,这位被藏起来的纯血公主,便真正成为了世上最后一位玖兰,作为为数不多还清醒着的珍贵纯血种,她所代表就是吸血鬼的秩序。 

若是她现在出什么问题的话,人类与吸血鬼之间摇摇欲坠的平衡就会彻底崩坏吧。

名为保护,实为监视。

这便是他们之间的关系。 

 “理事长。”锥生冷冰冰的吐出一个词,他厌恶吸血鬼,所以更没必要对一个纯血种展现风度。

 “对啊,和理事长约好了给小爱过生日。”永远的少女用欢快语调说:“完全忘记了!”

 “我们走吧。猎人先生。” 她从高脚椅上跳下来,整理了一下衣服,再一次露出微笑。“我的女儿还在等我。”

然后和锥生零擦肩而过。

 “玖兰枢,你哥哥最后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锥生突然开口叫住她,这不像他,往常的他是不会有这样的好奇心的。

只是锥生突然想起了他第一次见到玖兰优姬,和他最后一次见到玖兰枢,两个吸血鬼用相似的眸子看着他,那是两道不同含义,但却同样意味不明的眼神。

 [“我会消失的,因为已经确认完了,到底还是无法扣下扳机的老好人先生,保重。”]

 [“把一切都忘了吗?真像她的风格,不过也好……”]

 “枢不是我的哥哥。”纯血的少女背对着他说:“从一开始悠和树理给我哥哥【那·个·孩·子】就不是这个名字。”

少女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又是留下一句意味不明的话,就直径走了出去。

锥生零突然发现这个吸血鬼很少以正面面对他。 

黄昏的阳光笼罩在少女身上,给她镀上了一层冷金色的光芒。

这时候,一个身影在锥生脑海中闪过并和其重合了,但念头只是一刹那,就转瞬即逝。

锥生摇摇头,让自己清醒了一下,跟上了玖兰的脚步。 

to be continued

评论
热度 ( 14 )
 

© 科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