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科

混乱邪恶

脑洞奇大-台锦 ooc注意

脑洞奇大-ooc

cp是明台x锦云 

 

对话流,无头无尾,毫无逻辑

掩面

满载着物资的车厢顺利抵达第三战区,黎叔、明台、锦云在芜湖与当地的同志会合,他们在当地一家浙江人开的染布厂落脚,这里是中国地下党芜湖市的一个临时联络点,明台一行人将在这里稍作休息,第二天早上他们又将启程,奔赴延安。

 

 当晚明台刚一进门就看见锦云独自端坐在椅子上,出神地看着丝烟袅袅的烛火,一见明台进来,她便眼神清明了起来。

 她说:

“我要走了。” 

她语气还是那么温和平淡,像是在诉说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似的,所以明台一瞬间没有太理解。

“去哪里?”他问她。

“我不能说。”她回答。

 明台看着她, 锦云也没有回避他视线的意思,他们两个人就在屋子里对视着。

 然后就是沉默。

 过了一会,锦云掏出一张小像递了过来,上面是一个长相普通的男人。

“这个人是接下来要和你对接的军统。” 锦云接着说:“他曾用过萧星恒这个假名,但真名和代号我都不清楚。” 

 明台这下子心一下子提了上去,大哥与他在石库门的谈话他从来没对锦云说过,而他的唯一上线是大哥,如果锦云知道这也属于情报外泄,明台仔细观察着锦云脸上的表情,试图从中找到些什么,却发现她仍旧是像初次见面时那样用一双清澈的眼睛望着他,他从那双眼睛里面读出的仍旧是坚定,从容不迫,舍生取义,毫无阴霾。

  她没有理会明台的目光,接着用温和而镇定的语气说。

 “萧星恒见过我的脸,他知道我知道他是KMT,我在你身边会妨碍你开展工作,明天组织上会派另外一位同志,与你和黎叔一同前往延安。”

  “噢,那是谁。”明台已经完全消化了锦云的这段话,他面无表情的,用毫不在意的语气说道。 

  锦云看了明台一会,最终她开口道:“程锦云。”

 “谁?”

 “程锦云。”

  锦云又重复了一遍,随后淡淡一笑,在烛火映照下她的笑容显得有些凄凉。

  明台看着她,先是想起了于曼丽,在那片青草地上,他与于曼丽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于曼丽脸上就挂着这样的表情。

  然后,他又想起了大哥,大哥对他说:“‘天风’‘海雨’都是代号,就像‘毒蛇’‘毒蝎’一样。”

 而现在, 显而易见,锦云也是。

 是啊,母亲去世,父亲出家。

 住在山西爷爷家,近些时日才来上海投奔表哥的程家小姐,却说着一口地道的上海话。

 明台揉了揉额头,深吸了一口气,说:“那你是谁?”

  

“我是程锦云。”

 “你是吗?”

 

 “至少今天是。”锦云口吻平淡,她这幅轻描淡写地样子,让明台听着十分不舒服又十分眼熟。

 “哈。”他笑出了声,带着讽刺。

  锦云没理他,说:“他们那边得到消息是毒蝎一行人有三个人,萧星恒认识我的脸,但他不知道程锦云的脸是什么样子,所以这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烛火将两人的影子长长的映在墙上,明台心中五味杂陈。 

  他终于承认,他被锦云的清雅端庄、满腔赤诚吸引,她像是冬日的艳阳温暖着他的灵魂,让他的精神得到了宁静与满足,但现实中他不是那么了解这名女子,他们之间表面上经历的太多,实际上还永远不够,就像现在他理解她的信仰,知道她的心,但却不知道她何时,因为何物走上这条被她称之为真理的道路。

 “你的名字不是程锦云吧。”明台说。

 “这重要吗?”锦云说。 

 “这不重要吗?”明台反问:“你是我的未婚妻,这也是安排好的么?”

 “怎么可能呢。”她语气坚定又带着怒气说:“才不是安排的!”

 “但你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明台不理她继续追问。

   锦云似乎受了很大的冒犯,她望着明台,明台也看着她,她欲言又止,最终垂下了头,烛光映照着她的脸,过了一会儿她低声说。

  “惠子,我的名字是惠子。”

 

————————————

  没有以后了!就是脑洞一发! 

  某天又看了一遍小说觉得太好看了,然后开始发散思维。

  曼春曼丽啊,

  锦云锦瑟啊

  猛然脑洞了一发瓦擦,光看名字锦云跟天风,海雨感觉也是一个画风的。

  然后就忍不住。。。

  仔细看了一下,明台跟锦云到故事的最后也只是订婚。

  强调一下这里的锦云是真心爱着明台,我党不用美人计!我党不色诱!这可是我们伟大的周兔兔规定的!

  掩面 

 我其实没看完电视剧,电视剧里锦云跟我脑补的长相完全不同,虽然阿诚也跟我脑补的不一样,但看完后喜欢啊啊。但锦云的演技是什么鬼.....
 

评论
热度 ( 1 )
 

© 科科 | Powered by LOFTER